您好!歡迎進入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訴訟官網

網站首頁 | 聯係豆奶成版人抖音短视频在线
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相助 確保安全

全國免費谘詢電話

029-81030569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1

今天開始!證監會:岀具虛假證明文件,保薦人、律師、會計師,最高10年有期徒刑,欺詐發行最高判刑15年!證監會召開刑法修正案座談會

作者:行政部 範臘妮  瀏覽次數:155  時間:2021-03-02 10:31:40

今天開始!證監會:岀具虛假證明文件,保薦人、律師、會計師,最高10年有期徒刑,欺詐發行最高判刑15年!證監會召開刑法修正案(十一)宣傳貫徹座談會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刑法修正案(十一)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以下簡稱“修正案”),並將於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1、欺詐發行15年!

一是大幅提高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罰力度。對於欺詐發行,修正案將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並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並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製,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對於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將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由2萬元-20萬元修改為“並處罰金”,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製。

2、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對於律師、會計師等中介機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

二十五、將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修改為:“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環境監測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提供與證券發行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二)提供與重大資產交易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三)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項目中提供虛假的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等證明文件,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

“有前款行為,同時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構成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款規定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圖片

 

證監會召開刑法修正案(十一)宣傳貫徹座談會

中國證監會www.csrc.gov.cn 時間:2021-02-26 來源:證監會

2月26日,證監會組織召開刑法修正案(十一)宣傳貫徹座談會,就宣傳並嚴格執行刑法修正案(十一),共同維護資本市場秩序進行座談交流。證監會副主席李超主持會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有關同誌,上市公司和證券公司代表,以及證監會係統相關單位、部門負責同誌參加會議。

會議指出,本次刑法修改是繼證券法修改完成後涉及資本市場立法的又一件大事,是貫徹落實“零容忍”要求、提高違法成本的重要舉措,是完善資本市場基礎製度的重要內容,是推行注冊製改革的重要法治保障。刑法修正案(十一)的出台,體現了黨中央、全國人大對資本市場的高度重視,表明了國家“零容忍”打擊證券期貨犯罪的堅定決心,為打造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對於切實提高違法成本、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秩序、推進注冊製改革、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具有十分深遠的意義。

會議要求,係統各單位、各部門要充分認識刑法修正案(十一)的重要意義,切實做好刑法修正案(十一)的學習宣傳貫徹工作。

一是繼續加強刑法修正案(十一)的宣傳工作。充分利用報紙、電視、廣播、互聯網等多種媒體資源,多渠道、多方式開展宣傳,動員上市公司、證券公司、各類證券服務機構等市場主體,認真學習宣傳修正案,並開展麵向廣大投資者的形式多樣的學習宣傳活動。

二是堅決貫徹“零容忍”方針,對資本市場違法犯罪行為保持高壓態勢。依法從重從快從嚴查辦資本市場欺詐發行、財務造假等惡性違法行為,加大刑事移送力度,切實提高違法成本,強化執法震懾。

三是以貫徹落實刑法修正案(十一)為契機,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進一步夯實刑事懲戒製度基礎。認真貫徹落實中央深改委第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的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推動提升證券執法司法專業化水平,完善證券執法司法體製機製,切實提高證券違法犯罪成本。

會議強調,刑法的貫徹實施有賴於各單位的共同努力,證監會將加強與公檢法機關的協作配合,共同做好刑法修正案(十一)的宣傳執行工作,共同維護資本市場秩序,有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刑法修正案(十一)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一)(以下簡稱“修正案”),並將於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近年來,證券期貨犯罪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本次刑法修改堅持問題導向、突出重點,以防範化解金融風險、保障金融改革、維護金融秩序為目標,與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注冊製改革相適應,和證券法修改相銜接,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機構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和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為打造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

 

一是大幅提高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罰力度。對於欺詐發行,修正案將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並將對個人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修改為“並處罰金”,取消5%的上限限製,對單位的罰金由非法募集資金的1%-5%提高至20%-1倍。對於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將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由2萬元-20萬元修改為“並處罰金”,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製。

 

二是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責任追究。修正案明確將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公司披露虛假信息等行為納入刑法規製範圍。

 

三是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修正案明確將保薦人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和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的犯罪主體,適用該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對於律師、會計師等中介機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明確適用更高一檔的刑期,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四是與證券法修訂保持有效銜接。一方麵,將存托憑證和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納入欺詐發行犯罪的規製範圍,為將來打擊欺詐發行存托憑證和其他證券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據;另一方麵,借鑒新證券法規定,針對市場中出現的新的操縱情形,進一步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刑法修正案(十一)3月起實施 "零容忍"嚴打資本市場違法犯罪

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

證監會將著力開展三方麵工作嚴打違法

 

會同公安部,構建適應打擊證券市場違法犯罪迫切要求的行政刑事執法協作機製

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協作配合,堅持“零容忍”打擊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

經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下稱“修正案”)將於今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此次刑法修訂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操縱市場等四類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

接近監管部門的人士表示,證監會下一步將著手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會同公安部進一步健全行刑銜接機製、探索行刑深度融合協作模式,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協作配合、“零容忍”打擊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推動完善資本市場法律製度,確保用足、用好修正案。

對四類證券犯罪懲戒力度顯著提升

1997年,刑法全麵修訂。此後至今,立法部門先後通過1個決定、11個刑法修正案和13個有關刑法的法律解釋,對刑法作出修改、補充,或明確適用。其中,與證券期貨犯罪直接相關的修正案共有四個。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參與修正案工作的人士介紹,此次刑法修訂與注冊製改革相適應,大幅提高了對“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等四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的懲戒力度,主要明確了以下內容:

大幅提升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罰力度。欺詐發行的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對個人的罰金數額取消非法募集資金金額5%的上限限製,對單位罰金數額提升至非法募集資金的20%至1倍;信息披露造假案件中,對相關責任人員的刑期上限提高至10年,罰金數額取消20萬元的上限限製。

強化對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等“關鍵少數”的刑事追責。修正案明確將控股股東、實控人組織指使實施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控股股東、實控人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公司披露虛假信息等行為納入刑法規製範圍,並明確控股股東、實控人是單位時實行“雙罰製”。

壓實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責任。修正案明確將保薦機構的人員作為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和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的犯罪主體,適用該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對於會計師等中介機構人員在證券發行、重大資產交易活動中出具虛假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明確適用更高一檔的刑期,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

與證券法修訂保持有效銜接。一方麵,修正案將存托憑證和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納入欺詐發行犯罪的規製範圍,為將來打擊欺詐發行存托憑證和其他證券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據;另一方麵,借鑒新證券法規定,針對市場中出現的新的操縱市場情形,明確對“幌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交易操縱”等新型操縱市場行為追究刑責。

用足修正案打擊違法

修正案頒布實施,為打造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據了解,下一步,證監會將著力開展三方麵工作,用足、用好法律,以“零容忍”的態度依法從嚴打擊證券期貨違法犯罪。

首先,推動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現行證券期貨犯罪案件的刑事立案追訴標準啟用於2010年5月,至今已有超過10年時間,其中內容已與經濟社會發展現狀、資本市場的執法需要、違法犯罪的客觀現實不相適應,製約了刑法威懾力的有效發揮,有必要進一步修改完善,重構科學合理的立案追訴體係。目前,最高檢和公安部已啟動相關刑事立案追訴標準的修改工作,證監會將積極配合做好相關工作,推動加快修改進度。

其次,證監會將會同公安部,進一步健全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的銜接機製,充分發揮公安部證券犯罪偵查局派駐證監會的體製優勢,探索刑事偵查和行政執法深度融合的協作模式,形成在線索研判、數據共享、情報導偵、聯合辦案等方麵共同研究、共同決策、共同部署的工作新格局,構建適應打擊證券市場違法犯罪迫切要求的行政刑事執法協作機製。

最後,證監會將不斷深化與司法機關協作配合,堅持“零容忍”打擊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切實提高違法成本,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保障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修正案為注冊製改革提供法治保障

今年是“十四五”的開局之年。“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要健全金融風險防範、預警、處置、問責製度體係,對違法違規行為“零容忍”。修正案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證券期貨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補齊了證券期貨領域刑事犯罪成本過低的製度短板,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係的重要製度安排,對於進一步提高違法成本具有重要意義。

與此同時,修正案也是推行注冊製改革的重要法治保障。資深業內人士表示,注冊製改革以信息披露為核心,要求發行人充分披露投資者作出價值判斷和投資決策所必需的信息,確保信息披露真實、準確、完整,中介機構必須勤勉盡責。修正案大幅提高了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的刑事責任,強化了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責任,將為推行注冊製改革提供重要的法治保障。(記者 馬婧妤)

 

(受權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

2020-12-27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2月26日電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

一、將刑法第十七條修改為:“已滿十六周歲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已滿十二周歲不滿十四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追訴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對依照前三款規定追究刑事責任的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因不滿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候,依法進行專門矯治教育。”

二、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二:“對行駛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駕駛人員使用暴力或者搶控駕駛操縱裝置,幹擾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駛,危及公共安全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前款規定的駕駛人員在行駛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擅離職守,與他人互毆或者毆打他人,危及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三、將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二款修改為:“強令他人違章冒險作業,或者明知存在重大事故隱患而不排除,仍冒險組織作業,因而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後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四、在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一百三十四條之一:“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具有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現實危險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

“(一)關閉、破壞直接關係生產安全的監控、報警、防護、救生設備、設施,或者篡改、隱瞞、銷毀其相關數據、信息的;

“(二)因存在重大事故隱患被依法責令停產停業、停止施工、停止使用有關設備、設施、場所或者立即采取排除危險的整改措施,而拒不執行的;

“(三)涉及安全生產的事項未經依法批準或者許可,擅自從事礦山開采、金屬冶煉、建築施工,以及危險物品生產、經營、儲存等高度危險的生產作業活動的。”

五、將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條修改為:“生產、銷售假藥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藥品使用單位的人員明知是假藥而提供給他人使用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六、將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條修改為:“生產、銷售劣藥,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後果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藥品使用單位的人員明知是劣藥而提供給他人使用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七、在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一百四十二條之一:“違反藥品管理法規,有下列情形之一,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生產、銷售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禁止使用的藥品的;

“(二)未取得藥品相關批準證明文件生產、進口藥品或者明知是上述藥品而銷售的;

“(三)藥品申請注冊中提供虛假的證明、數據、資料、樣品或者采取其他欺騙手段的;

“(四)編造生產、檢驗記錄的。

“有前款行為,同時又構成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第一百四十二條規定之罪或者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八、將刑法第一百六十條修改為:“在招股說明書、認股書、公司、企業債券募集辦法等發行文件中隱瞞重要事實或者編造重大虛假內容,發行股票或者公司、企業債券、存托憑證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數額巨大、後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後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後果特別嚴重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

“單位犯前兩款罪的,對單位判處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九、將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條修改為:“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前款規定的公司、企業的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實施或者組織、指使實施前款行為的,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前款規定的情形發生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犯前款罪的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是單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十、將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款修改為:“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

十一、將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第一款修改為:“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票據承兌、信用證、保函等,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特別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十二、將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修改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在提起公訴前積極退贓退賠,減少損害結果發生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十三、將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款修改為:“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影響證券、期貨交易價格或者證券、期貨交易量,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單獨或者合謀,集中資金優勢、持股或者持倉優勢或者利用信息優勢聯合或者連續買賣的;

“(二)與他人串通,以事先約定的時間、價格和方式相互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三)在自己實際控製的帳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或者以自己為交易對象,自買自賣期貨合約的;

“(四)不以成交為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買入、賣出證券、期貨合約並撤銷申報的;

“(五)利用虛假或者不確定的重大信息,誘導投資者進行證券、期貨交易的;

“(六)對證券、證券發行人、期貨交易標的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同時進行反向證券交易或者相關期貨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

十四、將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修改為:“為掩飾、隱瞞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走私犯罪、貪汙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詐騙犯罪的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的來源和性質,有下列行為之一的,沒收實施以上犯罪的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提供資金帳戶的;

“(二)將財產轉換為現金、金融票據、有價證券的;

“(三)通過轉帳或者其他支付結算方式轉移資金的;

“(四)跨境轉移資產的;

“(五)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來源和性質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十五、將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修改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十六、將刑法第二百條修改為:“單位犯本節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五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可以並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

十七、將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修改為:“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服務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十八、將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修改為:“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十九、將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條修改為:“偽造、擅自製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製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二十、將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修改為:“以營利為目的,有下列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情形之一,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未經著作權人許可,複製發行、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文字作品、音樂、美術、視聽作品、計算機軟件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作品的;

“(二)出版他人享有專有出版權的圖書的;

“(三)未經錄音錄像製作者許可,複製發行、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製作的錄音錄像的;

“(四)未經表演者許可,複製發行錄有其表演的錄音錄像製品,或者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表演的;

“(五)製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美術作品的;

“(六)未經著作權人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許可,故意避開或者破壞權利人為其作品、錄音錄像製品等采取的保護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技術措施的。”

二十一、將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修改為:“以營利為目的,銷售明知是本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的侵權複製品,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二十二、將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修改為:“有下列侵犯商業秘密行為之一,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以盜竊、賄賂、欺詐、脅迫、電子侵入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

“(三)違反保密義務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的。

“明知前款所列行為,獲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該商業秘密的,以侵犯商業秘密論。

“本條所稱權利人,是指商業秘密的所有人和經商業秘密所有人許可的商業秘密使用人。”

二十三、在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一十九條之一:“為境外的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商業秘密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二十四、將刑法第二百二十條修改為:“單位犯本節第二百一十三條至第二百一十九條之一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本節各該條的規定處罰。”

二十五、將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修改為:“承擔資產評估、驗資、驗證、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環境監測等職責的中介組織的人員故意提供虛假證明文件,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提供與證券發行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法律服務、保薦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二)提供與重大資產交易相關的虛假的資產評估、會計、審計等證明文件,情節特別嚴重的;

“(三)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項目中提供虛假的安全評價、環境影響評價等證明文件,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

“有前款行為,同時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構成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款規定的人員,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證明文件有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二十六、將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修改為:“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奸婦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的,以強奸論,從重處罰。

“強奸婦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強奸婦女、奸淫幼女情節惡劣的;

“(二)強奸婦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場所當眾強奸婦女、奸淫幼女的;

“(四)二人以上輪奸的;

“(五)奸淫不滿十周歲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傷害的;

“(六)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後果的。”

二十七、在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三十六條之一:“對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女性負有監護、收養、看護、教育、醫療等特殊職責的人員,與該未成年女性發生性關係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惡劣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有前款行為,同時又構成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條規定之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二十八、將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三款修改為:“猥褻兒童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猥褻兒童多人或者多次的;

“(二)聚眾猥褻兒童的,或者在公共場所當眾猥褻兒童,情節惡劣的;

“(三)造成兒童傷害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

“(四)猥褻手段惡劣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的。”

二十九、將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修改為:“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

三十、將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修改為:“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或者借貸給他人,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的,或者雖未超過三個月,但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進行非法活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挪用本單位資金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數額特別巨大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國有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國有單位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有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國有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以及其他單位從事公務的人員有前款行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四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有第一款行為,在提起公訴前將挪用的資金退還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三十一、將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五款修改為:“暴力襲擊正在依法執行職務的人民警察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使用槍支、管製刀具,或者以駕駛機動車撞擊等手段,嚴重危及其人身安全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十二、在刑法第二百八十條之一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八十條之二:“盜用、冒用他人身份,頂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學曆教育入學資格、公務員錄用資格、就業安置待遇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

“組織、指使他人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國家工作人員有前兩款行為,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數罪並罰的規定處罰。”

三十三、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二:“從建築物或者其他高空拋擲物品,情節嚴重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三十四、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九十三條之一:“有下列情形之一,催收高利放貸等產生的非法債務,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一)使用暴力、脅迫方法的;

“(二)限製他人人身自由或者侵入他人住宅的;

“(三)恐嚇、跟蹤、騷擾他人的。”

三十五、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九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九十九條之一:“侮辱、誹謗或者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三十六、將刑法第三百零三條修改為:“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

“開設賭場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參與國(境)外賭博,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三十七、將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款修改為:“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類傳染病以及依法確定采取甲類傳染病預防、控製措施的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後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供水單位供應的飲用水不符合國家規定的衛生標準的;

“(二)拒絕按照疾病預防控製機構提出的衛生要求,對傳染病病原體汙染的汙水、汙物、場所和物品進行消毒處理的;

“(三)準許或者縱容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和疑似傳染病病人從事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禁止從事的易使該傳染病擴散的工作的;

“(四)出售、運輸疫區中被傳染病病原體汙染或者可能被傳染病病原體汙染的物品,未進行消毒處理的;

“(五)拒絕執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預防控製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製措施的。”

三十八、在刑法第三百三十四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三十四條之一:“違反國家有關規定,非法采集我國人類遺傳資源或者非法運送、郵寄、攜帶我國人類遺傳資源材料出境,危害公眾健康或者社會公共利益,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三十九、在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三十六條之一:“將基因編輯、克隆的人類胚胎植入人體或者動物體內,或者將基因編輯、克隆的動物胚胎植入人體內,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四十、將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修改為:“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嚴重汙染環境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區、自然保護地核心保護區等依法確定的重點保護區域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情節特別嚴重的;

“(二)向國家確定的重要江河、湖泊水域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情節特別嚴重的;

“(三)致使大量永久基本農田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四)致使多人重傷、嚴重疾病,或者致人嚴重殘疾、死亡的。

“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四十一、在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中增加一款作為第三款:“違反野生動物保護管理法規,以食用為目的非法獵捕、收購、運輸、出售第一款規定以外的在野外環境自然生長繁殖的陸生野生動物,情節嚴重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四十二、在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四十二條之一:“違反自然保護地管理法規,在國家公園、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開墾、開發活動或者修建建築物,造成嚴重後果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四十三、在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四十四條之一:“違反國家規定,非法引進、釋放或者丟棄外來入侵物種,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四十四、在刑法第三百五十五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五十五條之一:“引誘、教唆、欺騙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參加國內、國際重大體育競賽,或者明知運動員參加上述競賽而向其提供興奮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

“組織、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參加國內、國際重大體育競賽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四十五、將刑法第四百零八條之一第一款修改為:“負有食品藥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嚴重後果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別嚴重後果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瞞報、謊報食品安全事故、藥品安全事件的;

“(二)對發現的嚴重食品藥品安全違法行為未按規定查處的;

“(三)在藥品和特殊食品審批審評過程中,對不符合條件的申請準予許可的;

“(四)依法應當移交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不移交的;

“(五)有其他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行為的。”

四十六、將刑法第四百三十一條第二款修改為:“為境外的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軍事秘密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四十七、將刑法第四百五十條修改為:“本章適用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現役軍官、文職幹部、士兵及具有軍籍的學員和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的現役警官、文職幹部、士兵及具有軍籍的學員以及文職人員、執行軍事任務的預備役人員和其他人員。”

四十八、本修正案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上一篇:離婚分割330萬房產,為何男方僅得2.8萬?丨案件速 下一篇:最高法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無權對集體土地上的